办案检察官建议:药品监管要管到网上去

  生意社4月17日讯 56岁的李大爷家住江苏省丰县,因亲戚患有骨髓增生,李大爷托朋友“留点心,找找治疗这方面病的好药”。2013年3月21日,一只包裹寄到家里,李大爷打开一看,几瓶药“全是英文,啥也看不懂”,朋友介绍说,药是从网上买的,进口药,3小瓶价值3600元。
 
  药给亲戚用,非同儿戏,李大爷不放心,于是带着药来到当地药监局,想让工作人员“帮着把把关”。没成想,鉴定结果让李大爷抽了一口凉气——药品名叫来那度胺,没有检验报告、进口药品注册证,未经药监部门批准,在中国市场不允许销售,系假药。
 
  包裹快递单显示寄件地址为江苏省南京市,据李大爷朋友讲述,其是在淘宝网一家店铺购买,店内还经营其他进口药。李大爷的求助引起重视,丰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当日立案,并将此案移交公安部门。丰县公安局立案后,与药监稽查人员合力侦查。
 
  因案情重大,该案先后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、公安部督办。2013年4月11日,随着开网店售假药的张镇在南京落网,这起特大非法经营假药案掀开了冰山一角。
 
  一时贪念成网店售假人
 
  40岁的张镇是江苏南京人,在卫生系统工作期间通过成人高考,拿下本科文凭,工作体面,妻儿做伴,生活可谓安逸。然而,2011年,不惑之年的张镇有了“惑”事。
 
  这年6月,张镇的亲戚患上骨髓瘤,主治医生建议服用马法兰和来那度胺,因为医院不销售,他给了张镇一张名片。张镇按照名片上的联系方式联系上了卖家,开始购药给亲人服用。不久,他网上闲逛,无意中发现,有家淘宝店也出售这种进口药,价格比自己购买的贵了不少。“别人能卖,我为什么不行?”张镇如法炮制,也开起网店,从医生介绍的卖家处购买药品,然后挂在淘宝店里出售。
 
  进口药,必须在国家药监局注册,经过国家药监局的批准、检测,还得加上中文标识;药品销售需要药品销售许可证,查验销售资质,索取药品销售批准文件。身为卫生系统工作人员,张镇当然对此心知肚明,但在暴利驱使下,他顾不得那么多了。为了销售安全,张镇没在网上直接标注药品的名字,而写的是“马法兰专业检测报告(专业资料)”、“来那度胺专业资料”等字样。落网后张镇供述,这样可以让买家看看药品资料,吃得放心,更主要的是,“直接写名字太敏感,怕出事”。
 
  5mg的来那度胺进价600元,销售价900元;10mg的马法兰针剂进价1600元,销售价格1800元。从2011年开店到案发,不到两年时间,张镇网售药品金额达25万余元。
 
  暴利织成假药销售网
 
  从假药的数量、种类和销售时间来看,张镇都属于小角色,通过医生、中间人介绍,卖药给张镇的,叫翟荣林,也是该案的核心人物之一。
 
  32岁的翟荣林是安徽合肥人,2011年中专毕业后在上海某连锁药店从事销售工作。干了几个月后,翟荣林觉得给别人打工来钱太慢。无意中翟荣林得知前同事周宝赞从北京药店辞职,正待业在家。翟荣林跟对方年纪相仿,都是合肥市人,一直挺聊得来。“既然正规药品不赚钱,为何不做没被批准的进口药?”二人认为这是回报丰厚的商机。2011年8月,二人共同出资,做起买卖进口药品的
 
  利用在北京跑销售的关系,周宝赞找到了马法兰(针剂)的货源,这是种治疗白血病的化疗药物。与此同时,翟荣林在网上无意间联系到广州的罗荣彬(外号阿龙,已上网追逃),有了更大的收获,通过电话,阿龙称马法兰(片剂)、来那度胺等重症高危
他都有。经过商谈,俩人初步达成合作意向。有了货源,二人跑起销售来轻车熟路。
 
  在药房跑销售时,翟荣林留存了各地开医学会时要来的众多医生的手机号码,二人平时就打电话跟对方联系推销药品。因为之前的药店在上海,翟荣林跟诸多医生相熟,便着重从上海寻找买家。翟荣林先后联系上上海三家公立医院的医生,“如果病人需要这类国内买不到的进口药品,就跟我联系”。周宝赞也成功联系上河北的一家医院。
 
  帮忙当然不是免费的,二人平时除了给医生们充话费、送购物卡外,还承诺给医生相应的“辛苦费”。随着医生的推荐、病人的交流,二人的生意慢慢进入正轨。
 
  除了给上海的医院送药,在北京从事做
的张衡胜(另案处理)是二人的固定大客户。张衡胜与曾在京跑药品销售的周宝赞认识,2011年底,张主动和周联系,问能否弄到维罗、依维、AV等治疗肿瘤的药。询问广州的阿龙得到肯定答复后,二人开始给其供货,每月一两次,每次药品金额都在10万元左右,有的药品每盒有2000元纯利润。张衡胜要货后,翟荣林电话通知广州买药的种类和数量,药品从广州空运到合肥,二人再将药品用快递邮寄到北京。
 

上一页 [ ] [ ]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aovapor.com